<noframes id="lhtdh">

<address id="lhtdh"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lhtdh"><form id="lhtdh"><th id="lhtdh"></th></form>

<address id="lhtdh"></address>

動物、小動物圖片及名稱大全,歡迎來到奇妙的動物世界,歡迎光臨愛動物網!

歡迎小伙伴加入愛動物交流群:186478492  愛動物交流群

驢背上的詩文

作者:李耀崗 2022-04-06 瀏覽: 464 評論:0

摘要: 吃草一撩,喝水一瓢。說的是驢,相比來說,驢子比別的牲畜好養活,比起馬省料,比牛馬更耐饑渴,且食量偏小,抗脫水能力又強,尤適于干旱地區。在北部非洲和我國新疆,驢子就得到了很好的應用。如果不是過于追求體面和速度,騎驢是騎行坐騎中最實惠的選擇。因此,在我國古代,因戰...

吃草一撩,喝水一瓢。說的是驢,相比來說,驢子比別的牲畜好養活,比起馬省料,比牛馬更耐饑渴,且食量偏小,抗脫水能力又強,尤適于干旱地區。在北部非洲和我國新疆,驢子就得到了很好的應用。如果不是過于追求體面和速度,騎驢是騎行坐騎中最實惠的選擇。因此,在我國古代,因戰爭導致馬匹稀缺的情況下,驢以其優良的生理屬性和經濟成本特點往往成為馬的替代品。

歷史上,驢最有面子的時代是唐朝。大唐天下,騎驢幾乎成為文人的專利,驢子以一己之力馱著璀璨的唐詩江湖。吟詩攢句看腳力,大好河山可騎驢。驢蹄的節奏大約也合著唐詩的韻律,驢背上的人顛簸搖晃中便吟出了傳世的詩作。李賀騎著“疲驢”,背著錦囊,瞎溜達時想到好句,就寫下來放進背后的錦囊。賈島在驢背上琢磨他的新詩,是用“推”好呢還是“敲”更好,一不留神就沖撞了韓愈的儀仗。我們熟悉的騎驢神仙張果老,便是唐代一個落魄文人,屢試不第最后騎驢修了仙。唐詩中僅與毛驢有關的意象就有近百個,詩人們騎驢的隊伍可以排成長長一列,有李白、杜甫、孟浩然、白居易、元稹、韓愈、賈島、李賀等等。

驢背上的詩文

最常騎驢者如杜甫,杜詩中多有自己騎驢的描述,“騎驢十三載,施食京華春”“平明跨驢出,未知適誰門”,表明騎驢出行是杜詩人當年討生活的常態。孟浩然也是騎驢的???,“訪人留后信,策蹇赴前程”,說明他對騎驢奔走以獲前程的期待,“蹇”即“蹇驢”,是唐詩中使用頻率最高的驢。孟夫子最風雅的騎驢典故是踏雪尋梅,嘗于灞水冒雪騎驢尋梅,自稱“吾詩思在風雪中驢子背上”,所以再有人附庸“踏雪尋梅”的風雅,一定不要排斥一樹寒梅之下那幾行深深的驢蹄印子。此外,杜牧有“可憐走馬騎驢漢,豈有風光肯占伊”,李白有“阮籍為太守,乘驢上東平”,韓愈有“騎驢到京國,欲和熏風琴”,賈島有“少年躍馬同心使,免得詩中道跨驢”,許許多多的驢行走在唐詩之中,一聲聲昂昂地叫著,增加了唐詩的魔幻色彩。那時,長安城里每頭行走的驢背上,都可能坐著一個正在吟誦的詩人。

驢與馬匹相比,如板凳與椅子的區別。相比之下,騎驢比騎馬當然在地位與心境上存在差異,騎驢的文人多與貶謫、飄零、潦倒、湊合相關,與騎馬相較自然也有顧影自憐的意味。我們能想象出驢背上的文人迷茫無措不知所依的心境,如杜詩中所述“朝扣富兒門,暮隨肥馬塵”的辛酸,一句“殘杯與冷炙,到處潛悲辛”有說不出的凄涼感,但他們又在心里坦然接受了騎驢的境遇,并且把它提升到了別人遙不可及的境界,自黑、自珍、自得其樂。達則牙旗金甲,窮則蹇驢破帽,“蹇驢破帽”也成為窮人失意象征。老杜曾寫下“迎旦東風騎蹇驢,旋呵凍手暖髯須。洛陽無限丹青手,還有功夫畫我無?”的詩句,《唐摭遺》也有李白騎驢失意游華山的故事。微風燕子斜,細雨騎驢歸。驢子之所以成為文人坐騎,也正是因為其低矮、低調、卑微,才符合文人悠閑與落泊的境遇以及消費層級的,要為文人覓知音,非驢莫屬。

到了宋代,中原王朝的產馬區基本淪陷,窮書生數量不斷增加,馬匹供給更加稀缺,文人騎驢已無關風雅,而是剛需,真正與驢子打成一片了。自宋代開始,山水畫中大量出現文人騎驢的形象,如著名的《清明上河圖》上共有45頭驢,大宋的驢比馬使用頻率更高,騎驢的不光是文人,還有商人和普通市民。但,越是驢多,越是想馬,宋詞中對馬的迷戀超過了唐詩,《全宋詞》中馬的意象出現了1800多次,而寫到驢的僅30多首詞,像辛棄疾這樣可以提刀上陣的豪放派,更是喜歡“壯歲旌旗擁萬夫,錦襜突騎渡江初”的氣概,臥床的陸放翁已經僵臥孤村了且身邊只有驢,也要半夜神往“夜闌臥聽風吹雨,鐵馬冰河入夢來”的馬背馳騁,他們就算騎在驢背上也必須找到騎馬的感覺。而《全宋詩》中涉驢的就多了,足有900多首,我們因此有理由相信“驢近詩”或者“詩近驢”。如作詩勞模陸游陸放翁也是懂驢的,他清楚驢跟馬的區別,也清楚自己終歸還是詩人,“此身合是詩人未?細雨騎驢入劍門”,樂意不樂意,驢還要騎,詩還要寫。驢子雖是騎乘工具,也在一定程度上入了詩的意境,騎驢覓句,乘興泛舟,詩思詩興,非驢不可。

我小時候常偷騎家里的一頭小驢,那驢年幼卻跑得飛快,我以為騎馬也不過如此?!菚r我離懂一頭驢還需要時間。少年時騎驢跑過,攪起一陣風還嫌慢;人到中年,“一日看盡長安花”的日子已經過去——我向往著,有一天能夠騎頭老驢去覓詩。

98色色

<noframes id="lhtdh">

<address id="lhtdh"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lhtdh"><form id="lhtdh"><th id="lhtdh"></th></form>

<address id="lhtdh"></address>